i柠梓i

必看!!!!
专门转载个人喜欢的全职同人,韩叶,all叶,周叶居多,小甜饼,HE爱好者!
有喜欢的请务必关注原文/原图太太!!!

all叶[伞修+张叶] 闲说枇杷弄相思

梧桐东面有片云:

    自那一日罗辑的拆迁流发光发热以后,叶修大大深深地折服在科学的伟大下。
    虽然没有像林敬言那样看了微积分等高数以后瞬间做了噩梦,但叶修大大看见那按斤算的计算公式草稿以后也觉得够呛。
    嗯……作为一只15岁就离家出走的少年,叶修大大只混到了初中文凭。
    苏沐橙,自幼便相识,叶修知道她和自己是半斤八两的。
    叶修想到了罗辑……嗯,数学,大学,科学,太高端了……
    而后,安文逸,大学,科学,依然高端……
    唐柔,出国……高端
    陈果大老板……嗯,虽然高中文凭,但是是因为考上大学没去,应该也很厉害,无奈令叶修失望的是,陈果已经忘的差不多了。
    至于魏琛那没下线的……和那包子没头脑的……还有莫凡那不说话的……叶修想都没有想过。
    于是乎,考虑了很久,叶修想到了张新杰。
    张新杰应该是高中毕业的,战术以严谨著称的他对高中知识的掌握应也是最为透彻的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 “嗯,你找我?”
    夏日炎炎,叶修摸上了张新杰的家门。
    张新杰正惬意地倚在一株枇杷树下,阳光轻轻的撒着,留下阵阵光影,美轮美奂。
    “啧,老张,好雅兴啊。”
    张新杰微微瞥了一眼,阖上手中的书:“叶修,你来做甚?”
    “嗯……”叶修摸了根烟,吞吐出一阵阵白色圈圈,有些纠结。
    “叶修,如果你只是来我这儿抽烟的话,原谅我要送客了。”张新杰皱眉,淡淡道。
    “……”叶修默默捻了烟:“真是不让老前辈舒坦啊……咳咳,老张,别那么无情嘛,听我说。”
    见张新杰使来一记眼刀子,叶修赶忙道。
    “那个……能教我点东西么?”
    “荣耀的事情,还需要我教么?”张新杰想了想,稍稍谦虚道。
    “……这倒是的。”叶修大言不惭道,将别人略赞如此毫不客气地收下,也是没谁了……
    居然如此不要脸……
    于是张新杰又是一记眼刀飞来。
    “咳咳,我不是要问荣耀的事,是想问问知识……”见张新杰白眼,叶修也不敢再厚脸皮,:“那个啥,教我点高中知识呗?”
    “高中……知识?”张新杰愣了愣,清淡地笑了:“被罗辑刺激到了?”
    “嗯……”叶修别过头,有些不好意思:“当然,数学英语还有那些小学科……我是别想了,除非也想做噩梦……教教我国语吧?”
    “……”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 张新杰看着极乱的房间,眼角抽了抽。
    “啊,终于翻到了。”叶修满足叹道。
    或许让叶修自己去找语文课本和笔记本就是一个错误!
    这特么还是我的房间么……张新杰泪。
    “新杰啊……这个”叶修看着惨不忍睹的房间,搓了搓手,有些不好意思。
    “滚!”张新杰难得爆了粗口,房间的脏乱差实在是让张新杰沦落到崩溃的边缘,而后想到了自己的书和笔记还在叶修手上,而且,赶叶修走……有些舍不得,遂无力摆了摆手:“我是说……到院子里看吧……”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 “这枇杷树长得可真好!”到了院子,叶修顺势倚在张新杰原来靠着的地方,张新杰沉默,没说什么。就这么看着叶修,而叶修,正专注着看着书。
    时光静谧。
    刹那永恒。
    “嗯?居然有讲枇杷的?”叶修翻了翻,翻到一页,饶有兴致看去。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为毛中文字都懂……连起来意思就有点看不懂了呢?
    妈蛋,是古文!
    叶修泪。
    叶修指了指那一段:“那个,老张啊,这是啥个意思?”
    张新杰微微凑近,触着叶修的体温,嗅着叶修身上未尽的烟草香,张新杰略微有些不适应。
    “……我看看。”
    看见那一句,张新杰一瞬愣怔——
    庭有枇杷树,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,今已亭亭如盖矣。
    “盖,为伞。”压下心中淡淡酸涩,张新杰道。
    何谓为伞?千机为伞。
    荣耀有伞名千机,沐秋舞象之年所亲创也,今已执于叶修而广传于荣耀矣。
    冥冥中,叶修竟点到了这么一句。
    听得张新杰解译,叶修也是一阵沉默,想来也想到了些什么。
    叶修忽的又翻了翻注译。
    “不用看了……”张新杰闭上眼,艰难道:“的确是怀念亡妻的文。”
    “他的亡妻,是不是姓苏?”叶修问,微垂着头,掩住莫测的神情。
    “……”喉咙似被什么哽住了,张新杰张了张嘴,许久才艰难发出声,配上了一个想要开玩笑但比笑容哭还难看的表情:“那样……原文的作者,就该姓叶了。”
    原本清淡且温润如珠的声音变得沙哑而憔悴,不由令叶修侧目。
    “……”回答张新杰的,是一阵沉默。
    叶修心里,只有苏沐秋吧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 “我懂了。”张新杰苦笑,转身欲离去。
    袖角却被拽住。
    一个踉跄,两人原本就近的距离贴得愈发近了。近到连呼吸声也清晰可闻。
    抑住一声快过一声的心跳,叶修道:“那……那个作者又一任妻,可是姓张?”
    “那样……作者……可会姓叶?”脸颊微微染上薄粉,张新杰轻声询问,反手将叶修骨节分明的指攥地极紧,生怕下一瞬便会失去。
    “自然。”
    人非木石皆有情。
    张新杰的心思,我叶修怎舍得不回应?
    枇杷树下,此时正适合那一两句耳语相思。

评论

热度(42)

  1. i柠梓i咸鱼桐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