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柠梓i

必看!!!!
专门转载个人喜欢的全职同人,韩叶,all叶,周叶居多,小甜饼,HE爱好者!
有喜欢的请务必关注原文/原图太太!!!

【all叶/双叶】是时候黑一波全联盟了

叶家的俩脏心啊!

哈哈哈欠°:

#@Summer  的点文,艾特出来的都不是你啊_(:3」∠)_……


#提前祝弟弟生日快乐。






>>>是时候黑一波全联盟了


 


 


 


  把玩在手心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,叶秋举起来看了看,被点亮的屏幕上,是一封新来的短信,来自【老爷子】。短信不长,不用特意点进去就能在屏幕上看完:来书房。


  嗯,高冷无比的三个字,和一个高冷无比的句号。


  房间里啪啪啪地响着指尖敲击键盘的声音,偶尔还有鼠标被摁响的声音,他随声看去,眼底一片柔和地说:“我去下老爷子那里。”


  戴着耳机的人理应听不到他的声音,但不知是不是双生子的默契在作怪,那人扭头过来看了看他,取下半边耳机:“嗯?”


  “老爷子找我。”


  “哦哦哦,去吧。”把耳机戴回去之后,那人还补充,“祝你活着回来。”


  叶秋离开了这个房间,还轻轻地给屋里玩游戏的人拉上了门,隔绝外头的窥探——他这个哥哥刚回家不久,家里没见过他的佣人对他十分好奇,时不时就组团制造机会进行围观,得知这位大少爷脾气特别好特别亲民可爱,胆大的一些便开始组团到叶修门口去围观了。


  这会儿子他在叶修房里呆着,佣人们不敢放肆,门口便没人。他嘴角的笑意敛了下去,挺直了身躯,往老爷子的书房走去。


  老爷子坐在太师椅上,一手端着茶盏,一手翻着桌子上的纸页,而他身后,则站着忠心耿耿的老管家。见叶秋进了门,老管家微微一笑,没有出声,倒是叶秋作为小辈,笑着打了招呼。


  叶老爷子把茶盏放下,对老管家吩咐了几句,老管家便退了出去,带上了门。


  “爸找我什么事?”叶秋坐到老爷子面前,为自己斟了杯茶。


  老爷子把翻看的一堆纸页丢在叶秋面前:“来,给你哥挑个对象。”


  叶秋一愣:“……啊?”


  “那逆子,不是说自己只喜欢男人么!”缓了好些天没缓过神来,但儿子离家已经十多年,不想再把人逼出去的老爷子哼了哼声,满面不满,“又要喜欢男人又要喜欢游戏,他怎么不上天?当自己是中二少年么?”


  “……呃。”叶秋心说老爷子您懂的网络用语还挺多,但到底没敢说出来惹老人家不快。


  “那既然这样,就在他们那个什么联合……”


  “联盟,荣耀联盟。”


  “管他什么玩意儿,总之,要挑会打游戏的男人也得挑个好的,你来给我参考参考,这些小孩儿哪个比较好,合适的就叫过来跟你哥相相,挑个靠谱的过。都快三十了还没谈过恋爱,身边苏沐橙那姑娘多好!他居然还不喜欢!”


  叶秋惊讶了,他没想到自己老爹叫自己过来是为了给哥哥物色对象儿!


  “愣着干嘛,快看看!”


  叶秋低头看了看那堆纸页。放在最上面的,是一个相当帅气的年轻人,面无表情也难掩那颜值之高,而且此人面相看着就正直不多话,这长相,必须得是联盟之脸,轮回战队的队长周泽楷啊。


  他端正了面色,一脸严肃地抬头看着自家老爷子,心想——


  呵呵,是时候黑一波全联盟了。


 


 


>


 


>


 


 


  “您喜欢这位?周泽楷?”


  老爷子瞪他:“谁喜欢了?你哥既然喜欢男的,那没办法,不过要挑也得挑长得好的吧?而且这小孩儿看着也挺老实的。”


  叶秋端起茶盏,品一口茶,心里赞了这新茶一声,不动声色地在茶盏后面勾了勾唇角:“嗯,您说得不错,这位周泽楷,确实是荣耀联盟长得最好看的人了。不过……”


  “不过?”


  “不过,这位周先生,不太爱说话。听说在苏黎世的时候哥哥跟他一个房间,但两人全程对话不超过十句,还都是哥哥开了口对方才给出回应的,也不知道是不喜欢我哥……”他瞅了瞅老爷子的脸色,“还是天性这样。毕竟这世道还是异性恋多,周先生不喜欢我哥也是自然的,万一他天性不爱说话,那跟哥哥在一起,不是要把哥哥憋坏了么?”


  老爷子跟儿子有很多年不见了,对儿子的认识还停留在十多年前儿子离家出走之前,想了一下他点头:“确实,过日子找个闷葫芦的确太闷了,你哥未必喜欢。”


  “那咱们换一个?”


  “换。”


  于是叶秋伸出手,将印着周泽楷帅气脸蛋和平生资料的A4纸拿起来,放到一边,还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,把手心茶杯放上去,正正盖住那张让自家混蛋老哥都夸赞过的帅脸。


  下一张上面印的,是喻文州,荣耀联盟四大心脏哦不,四大战术师之一,蓝雨战队的队长。叶秋悄悄抬眼看了看老爷子,发现自家老爹确实有眼光,这排序,都抵得上他心里给各位荣耀大神排的序了。


  “嗯?这位先生我见过,”叶秋微微一笑,“是个非常聪明的人。”


  “嗯?”老爷子来了点兴趣。


  “有一回在机场见过,他似乎一眼把我认作老哥了,说了一些话……嗯,感觉,是个很有想法的人。他很快就认出我不是哥哥,叫了我的名字得到我的回应,又发现我和哥哥不是一个人,于是一下子就把老哥用假名、不露面的原因给猜了出来,是个蛮可怕的人。”


  老爷子皱了皱眉。在他心里,儿子当然是最聪明的,两个儿子都是,哪怕大儿子少年时不懂事又中二地离家出走打游戏去了,也混成了最厉害的职业选手,这可不是单有手速就能完成的。既然儿子聪明,那身边的人就不能太过分地聪明了,两个聪明人在一起,日子未必好过,何况对方这样子实在聪明得有些过头……他问:“强势么?”


  叶秋露出奇怪表情:“当队长的,哪个不强势呢?”


  老爷子果断把聪明又强势的蓝雨队长划出考虑名单:“下一个。”


  “哦……”叶秋把喻文州的资料放在周泽楷的上面,又拿杯子压住。


  “王杰希先生啊……”他面露欣赏,“这是位好哥哥啊,家里有弟妹,是个顾家的男人,人也端方正直。”


  “哦?那不是挺好?”


  叶秋摇摇头:“人是好,可眼睛……不太好。”


  老爷子低头看了看,确认这是那位大小眼先生:“怎么说。”


  “这……”为难了一下,叶秋伸手点了点左眼,“王杰希先生的左眼,有点通灵。”


  通灵?!老爷子瞪大眼。


  “从小可以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什么的……听说他还会一点通灵之术,算命很准,上回老哥还说请他来给您老看看,他没忙过来,倒是老哥给了他您的生辰八字,他说您后半生过得可舒坦了,好好锻炼身体,长命百岁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
  老爷子可不迷信,他吹了吹胡子:“下一个!”


  “这个……不再考虑考虑王先生?我觉得他很……”


  “下一个!”他可不需要一个奇怪的儿媳妇儿!……儿婿也不行!


  叶秋摸了摸鼻子,“哦”了一声,翻到下一张。他每翻一张就要把茶盏抬起来,压在先前的资料上又把杯子压回去,老爷子前面没注意,这回却发现了。儿子这举动不符合他一贯的行事方式,他扬了扬下巴:“干嘛拿杯子压着人家?”


  顿了顿身子,叶秋笑应:“顺手。”


  “不礼貌,别压着了。”


  “好的。”既然应了下来,就只能可惜地把杯子拿开了。


  下一位,是霸图的副队长张新杰。作为一个家世极好、家教也极好的人,叶秋私心里对这位先生还蛮欣赏的,但,他不会因为这一点儿欣赏就放弃黑对方,于是皱了皱眉,一刀见血:“这位不行,这位先生有强迫症。”


  老爷子顿时一惊:“……强迫症?资料上可没说!”


  “您这都是表面资料,张先生好歹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联盟和战队都需要靠他吸金,自然不会暴露他这个缺点。资料您细看过了吧?准时准点睡觉,吃饭吃几口喝口汤,先吃左边再吃右边,这些细节里多少可以看出来一点,不过是战队为了卖点而弱化了他的症状,弄出来一个吸粉的人设而已。”


  老爷子目瞪口呆:“……还带这样儿玩的?”


  叶秋严肃地点了点头,拿开张新杰的资料,往下翻了一下:“这位江波涛先生也是如此,还有……唔,林敬言先生,肖时钦先生,李轩先生,都是如此。本身其实是很普通的人,就是游戏玩得好,联盟和战队为了卖点,给大家设计出了一些有趣又吸粉的人设而已。”


  老爷子弯下腰,凑近了看看那些资料,果断把儿子说的那几个人给抽了出来。


  在老爷子看不见的地方,叶秋嘴角勾起。然而老爷子一坐直,他就收回笑意,露出松口气的表情,翻了下一个人:“黄少天……”他的表情有些诡异。


  老爷子见儿子露出这样的表情,奇怪地挑挑眉:“他怎么了?”


  叶秋对这人是真心无语,也不添油加醋地黑了,直接就说:“是个话唠,废话特别多,多到联盟为他改规则,老哥说过,此人话是真多,不是战队加的人设,就是个……纯粹的话唠。”


  “……一个男人干嘛这么多话?”


  叶秋摊手表示不知道。


  “这闷葫芦不行,话唠也不行啊……一直叽里咕噜的,多烦,还是个男人呢。下一个下一个。”


  “韩文清……这位不行,他以前是个流氓。”叶秋张嘴就来。


  “流氓?!”老爷子诧异,“他们联盟还收流氓?!”


  “能打游戏赚钱就行……”


  “不过你怎么知道他是流氓?”


  叶秋一脸无辜:“我哥说的啊,这韩先生和他是老对手了,联盟一开始就一直在比拼,算是他很熟悉的一个人了。再说您看着面相,”他努努嘴,“这面相多凶啊,放在家里不会欺负我哥么?两人作对这么多年了,早就积了不少怨吧,这怎么在一起?”


  老爷子心烦地挥手示意下一个,都懒得发表意见了。


  “嗯?轮回的孙翔?这不是在嘉世给哥哥使绊子那人么?这人一看就心术不正,把我哥逼退役,他下了不少功夫,也收了咱们不少钱。”


  “咳咳。”老爷子挥手。


  于是叶秋心领神会地翻页,还补充:“事情都过去了,这事儿以后还是不提了,老哥回来了就好……”意思是,家里联合嘉世把叶修赶出来这事儿就翻页不提了。老爷子满意了,觉得这小儿子就是体贴。


  “咦,这是我哥的兴欣战队的人?”接下来几张都是,分别是罗辑,安文逸,和莫凡。他挑出最好黑的莫凡,放在被淘汰的那堆人里,“这小孩儿是直的。”


  “啊?”


  “呃,我哥说他可能喜欢苏沐橙。”一句话就跳过,“安文逸不行,这年轻人太理智了,有时候感觉略冷血,不会体贴人,再说,年纪也小,还没大学毕业呢,您这是找人来照顾我哥还是找人来给我哥照顾呢?”


  老爷子不乐意了:“我当然是为那逆子好!”


  “那罗辑也不行,这也是大学生,心智还不比安文逸呢。再说,人家是高材生,以后说不定是科学家数学家什么的……”他有些无语,“不觉得跟我哥在一块儿是耽误人小孩儿了么。”


  “……”老爷子对这种乖小孩儿特别有好感,人家以后是要报效祖国的,国家利益和儿子之间……老爷子觉得,还是国家利益比较重要。但他其实又最满意这小孩儿,毕竟人家以后可是能报效国家的,跟其他一群就会打游戏的可不同。总觉得可惜,他挥手,心底有些烦躁,“换换换。”


  “……怎么包荣兴也在里头?这家伙以前是网吧看场子的啊……”


  “换!”


  “张佳乐还不错啊,不过王杰希王先生说此人气运不太好,万年老二,还克妻。”


  “迷信!人怎么样?”


  “人不错。但,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吧,气运这东西说不好的啊,您看,之前我妈请回来的玄学大师说花园里那株桃树的位置不好,让挪,您不给挪,家里出了事儿,我妈悄悄挪开了,那些糟心事儿就没了,事关我哥一生的幸福,要不还是……”


  “换换换!”


  下一张,卢瀚文。叶秋无语:“爸,这小孩儿未成年呢……”


  老爷子没看到后面呢,这会儿一看有个十五六岁的小孩儿,老脸一红,从儿子手里把剩下的资料都夺过来,往桌上一扔:“不看了不看了!”


  “爸……”


  “我看这张什么乐还没克妻,你那哥哥就快克爹了!”老爷子烦得不行,一想大儿子又是很多年没回家了,平复了一会儿心情,靠在太师椅中,直叹气,“……哎,我这也是怕你哥一直没人照顾……”


  “我哥自己有分寸的,他已经规划好将来了,您别担心。”


  “能不担心么,这么大人了身边也没个伴儿!”


  “我哥这不是还有咱们么……他刚回来多久啊,您就嫌他了,巴不得把他丢给外人?就不能搁在家里自己看着?您看,您也年纪一把了,比起什么乱七八糟的对象,我哥想必也是宁愿多陪陪您和我妈的。”


  老爷子顿了顿,眼珠子一转,心想小儿子说得对啊!他干嘛急着把大儿子交给外人?这儿子还没看够呢!怎么就能便宜外边儿人了?!


  但他终究拉不下脸来,嘴硬:“我跟你妈年纪一把了又怎么看顾得好他呢……”


  叶秋低下眉眼,低低笑开:“这不是有我呢嘛,我会照顾他啊。”


  


 


>


 


>


 


 


  爷儿俩就着刚回家的叶修这话题说了会儿话,谈了会儿心,叶秋见天色晚了,才把老爷子哄去睡觉。


  离开书房的时候,他回眸看了看坐在太师椅里一脸惫赖的老人家,低下头,把歉意都隐藏起来。


  “先生睡着了?”


  身后传来老管家的声音,叶秋正身看去,微微笑道:“还没,等您呢,麻烦您了。”


  老管家笑笑:“我该做的。叶秋少爷……您和叶修少爷的事情,还是瞒好一点吧。老爷子受不得吓了。”


  叶秋一愣,随即,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尖:“……还有劳您,多多掩护了。”


  


  


  他走向自己房间的方向。他的房间就在叶修房间对面,左右没见着人,于是他闪进叶修房内——那人正倚靠在床头,手里翻着从叶秋房里顺来的书。叶秋走过去,坐在叶修身边,低头一看,乐了:“你还看这个?”


  “啊,看了以后帮帮你跟老爷子什么的。”叶修头也不抬地回应。


  叶秋伸手,摸了摸叶修的脸,叶修这才抬眼看他:“怎么了。”


  “哥哥,亲个。”他厚着脸皮凑过去。


  吧唧,叶修在他唇边落了个吻。


  “……混蛋哥哥,”他把头埋在叶修颈间,嗅了嗅,鼻翼间充斥着沐浴露的味道之后,他低声笑起来,“你把这么多时间都给了荣耀……”


  


  


  “以后的时间,可以还给我了吧?”


  叶修伸手顺了顺怀中人的头发,应了声:“嗯。”


  


  


  


Fin。





评论

热度(53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