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柠梓i

必看!!!!
专门转载个人喜欢的全职同人,韩叶,all叶,周叶居多,小甜饼,HE爱好者!
有喜欢的请务必关注原文/原图太太!!!

【叶周】试卷也能谈恋爱吗?!

沙利叶:

脑洞产物,学生党的怨念。







数学试卷叶X物理试卷周







第一人称路人视角







可能会有ooc















暑假,初中刚毕业的我已经被高中发下来的卷子做哭了。







其实……这句话应该反一下。不过这并不重要。







晚上,我正趁着离开学最后几天狂补作业。刚写完一张化学试卷的我又拿起一张物理试卷,目光扫了一眼,卧槽牛顿第二定律加上斜面不匀速运动……要跪。







于是我决定画画。







后来我无数次回想起9:42到10:03这段时间,我怀疑是不是游戏阴X师打多了,真的是鬼使(黑白)神(乐)差。







我先画了一只Q版小企鹅,还给他画了一顶礼帽,然后鬼使神差地在企鹅旁边画了一团花花绿绿的不明物体,还给它加了一把伞!







我盯着我的作品半晌,拿起修正带准备划掉。就在这时,一个很好听的少年声音响起,轻轻的,但又很急切——







“别擦……挺好看的……”







然后我看到我的物理试卷的一角翘了起来,还抖了抖。问题是……我的窗户都是关的严严实实的啊!







我的动作在半空中僵住了。不过哥是何等淡定之人,看过的X点修真小说没有千本也有百本,于是我很淡定地放下修正带,很淡定地从椅子上起身退后三步,很淡定地把双手藏到身后,依然很淡定地用抖成帕金森的右手按住了同样抖成帕金森的左手:“仁兄……你……能化形吗……”







同……同志,你不知道……建国之后不能成精的吗?







砰!我的物理试卷伴随着我世界观崩塌的声音变成了一个Q版小人。







我想,我之所以没有叫我父母和妖妖灵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个Q版小人实在是……太可爱了!如果换成那一群女生,早就捧着心大叫:“心都化了!”







我看到那个可爱的过分的小人头上的呆毛抖了抖,眨了眨眼:“我叫……周泽楷。”







仁兄我是男的,卖萌对我来说……为什么居然会有用啊!







砰!去他的建国后不许成精!巴雷特狙击一枪穿心啊!







我凑近桌子,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周泽楷,可能是我力气没控制好,周泽楷晃了几下,眼看就要摔倒,我急忙准备用手接住——







砰!又是一声。然后我看到周泽楷被一个叼着烟的Q版小人抱住了。







我下意识地往旁边一看,得,我的数学函数卷子不见了。







叼着烟的人一开口就是满满的嘲讽之气扑面而来:“哥的人,也是你能随便乱碰的?”







我还没来得及惊讶于一个纸人抽烟会不会一不小心把自己点着了,就很震惊地看到周泽楷的脸居然一点点变红了:“叶修前辈……”







纸人能自己变颜色的?!







叶修随手把迷你版香烟一扔,侧头对着周泽楷就是一口。







我眼疾手快地接住了香烟,开什么玩笑我的桌子可是木头做的啊!我把烟熄了之后,就看到周泽楷的脸更红了。







……发生了什么?还有,纸的燃点不算高啊,周先生您小心点,别把自己点着了啊。







我小心翼翼地问:“二位……怎么回事?”







叶修一手搂着周泽楷的腰,想了想:“一觉醒来就在你家了。”







周泽楷点点头,没说话。







我:“……我先去睡一觉。”然后不等他们回答,我就冲到床边,关灯上床闭眼睡觉,动作一气呵成。我对着我的体育老师发誓,我初中1200米从来没有用过这个速度冲刺。







不知道是不是幻听,我似乎听见叶修“呵”了一声。







……







第二天,我顶着一双黑眼圈起床,把我爸妈吓了一跳:“儿子你昨天熬夜补的作业?”







我摇摇头,我总不能说,我昨天听了一夜和谐的声音吧……







话说,周泽楷的声音挺好听的。







昨天夜里,我一边被迫听墙角,一边思考人生:一,纸也能那啥吗?二,我可能要完(弯)。







于是我为自己点了个蜡,顺便给叶修竖了一个中指,也不管叶修是否看得见:没听见周泽楷都哭了吗?!







吃完午饭,书桌上早就没有了纸人的影子,只有一张纸条:我和小周回去了。







回哪儿去了?我不知道,叶修也没说。







我有些淡淡的忧伤,啊,多情自古伤离别。







……桥上有装豆子的麻袋!







叶修和周泽楷走了,意味着我的数学试卷和物理试卷也走了啊!







我的作业怎么办?!







我总不能开学跟老师说,老师,我的物理试卷跟我的数学试卷私奔了……?







能吗能吗?!







……







开学后,我得知我们班的数学老师叫叶修,物理老师叫周泽楷。







我还得知,他们是恋人,而且就在刚过完的这个暑假,他们去苏黎世领证了。

评论

热度(179)